风口上的王冬雷,风头上的雷士照明

2019-11-16 19:31:35来源:大发排列5-排列5计划综合编辑:鹿鸣君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扫一扫

关注大发排列5-排列5计划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风口上的王冬雷,风头上的雷士照明
 
  去年双十一结束后,行业媒体们围绕着“欧普和雷士到底谁是照明行业冠军”的话题,用头版头条来回争论了一周。事缘雷士照明在去年11月12日18:45官宣了在京东、天猫、苏宁易购三大平台照明灯饰类均销售第一,并独揽全网5项单品冠军,同时贴出了京东、苏宁易购官方榜单及天猫生意参谋截屏数据佐证,宣告销售额3.46亿元。而1小时后,当天的19:33,欧普照明则以一张自制海报官宣自己3.67亿元销售额拿下六连冠,但却没有贴出任何第三方数据佐证。去年热闹的双十一冠军之争,背后的含义是以家居照明起家的欧普和以商业照明起家的雷士,在欧普传统核心阵地上的正面交锋。
  2019年双十一刚刚落下帷幕,吃瓜群众都静候雷士和欧普官宣,等来的却是两家官微的“默契”沉默。媒体界私下流传:欧普照明提前一周向照明行业各家媒体预留了11月12日头条版面,结果临近22点,媒体们却接到欧普取消发布的通知,狼狈的编辑们为了不开“天窗”,纷纷发出冠军猜想的报道。欧普照明官方公众号11月8日发了“同心共筑 决战双11”的宣战海报后,一直停更至11月13日18:48才发出一篇“被生活所抛弃”的奇怪图文。而雷士照明官方公众号则在11月11日发了“装修八大雷区提醒”推文后,到11月13日21:07发出“浪漫过冬”的装修知识推文。
 
  拿不到官宣,媒体开始扒平台的榜单,扒出雷士照明位居京东及唯品会平台照明灯饰类冠军,欧普屈居第二和第三;苏宁易购平台,雷士和欧普分别居第二和第三;天猫平台,雷士和欧普的旗舰店铺是照明行业进入亿元俱乐部的仅有两颗硕果,欧普和雷士销量分别居行业第一和第二,据其他照明企业人士私下透露的生意参谋排名数据,欧普在天猫以微弱之差略超雷士。
 
  记者连线雷士照明相关负责人表示:“雷士集团对今年双十一战果很满意,雷士电商的增速是全行业头部企业最高的,并拉开距离。集团非常重视考核各个事业部的营销效率,雷士电商的转化率比对手高。”
 
  王冬雷掌舵四年,赞誉声有之,争议声有之,尤其是在被吴长江反复挑起的媒体骂战中备受瞩目。而王冬雷掌舵后的“雷士照明”号大船,却在激流中丝毫无损,反而一直乘风破浪。不管是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照明行业的资深人士们都忍不住感叹:雷士照明,是属相“凤凰”的,真正的火中凤凰,每一次都王者归来。
 
  大浪淘沙,雷士照明激流勇进,越战越勇
 
  根据《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2016-2018三年榜单,行业人士整理了各家照明企业的营收规模。欧普照明因整体上市,收录了其财报数据;雷士照明则包括了上市业务和非上市业务数据(其中,雷士电商是2018年下半年才纳入上市公司财报);木林森则是在2018财年合并了朗德万斯的全球财报。
 
  极度分散的中国照明行业正在快速塑形、趋向集中,头部企业与二、三线企业差距越拉越开,尾部企业开始加速消失。雷士照明2017-2018连续两年营收破百亿,木林森也在2018年成为了第二个百亿营收级别的照明企业。按照欧普照明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的3.26%营收增长率推算,稍稍落后的欧普照明则有望在2025年挤进百亿俱乐部。
 
  风口浪尖,王冬雷一面是实业理工男,一面是资本高手
 
  业界一直有个说法“王冬雷是行业的资本高手”。王冬雷本人却更乐意介绍自己是“理工男”、“实业家”和“搞科研的”。王冬雷是工科高级知识分子,他本人的技术发明是有国家专利的。
 
  王冬雷逻辑缜密,敢说又风趣,他不但敢于嘲讽看不惯的人和事,也善于自嘲,他的每一次公开演讲几乎都是同场中最吸引观众的环节。不管是骂他的,还是夸他的,只要与王冬雷有过互动交流的记者,都不得不承认他是富有个人魅力的。
 
  记者质疑王冬雷,王冬雷反问记者:“你敢不敢客观全面地写事实?雷士照明到现在还是商业照明的老大,雷士品牌价值依然是行业榜首;2015年之前,雷士几乎没有怎么进入吸顶灯、装饰灯市场,也几乎没有怎么进入电商渠道,而我接手雷士后,从2015年到现在,家用吸顶灯、家用装饰灯的线上及线下业务为雷士照明贡献了超过三十亿元的年营收增量。这些是不是我以及新组建的雷士职业经理人团队创造的贡献?”
 
  王冬雷当年力排众议为雷士照明作出的三大战略转型决定:全面向LED转型、“商用照明+家居照明“双轮驱动”、积极向互联网转型,现在看来,确实对雷士照明持续领先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记者追问王冬雷承认不承认德豪润达芯片业务的失败,王冬雷不假思索回答:“德豪润达倒装芯片的技术没有失败,我的研发团队是世界级的,技术成果也是国际领先水平,如果没有构成竞争威胁,美国公司就不会想方设法封锁德豪润达的芯片技术了;在技术方向判断上,也验证了我们是正确的,LED的未来属于micro LED,也即是属于倒装芯片技术。但在经营上,我没有充分预估到无差别补贴政策给芯片行业带来的后果,没有做好产销节奏的安全平衡;在财务上,我没有办法再做更大胆的投资了,芯片行业这种现状,确实应该是由国有资本来领投,民营资本没有那么多钱源源不断地砸进去,资本熬过那个临界点就功成了。在芯片这个行业,百亿投资只能算个穷人。而在照明应用领域,百亿投资可以称为富人。我太穷了,可惜了我们在芯片上技术领先的意志和先进的技术研发实验。”
 
  记者再问雷士照明出售中国区业务70%股权,是不是因为缺钱?王冬雷的回答是:“做芯片,我缺钱;做照明应用,我不缺钱,雷士本身就很赚钱;雷士本身也不差钱。成立合资公司,把雷士照明中国区业务从香港上市公司买回来,是雷士照明既定的资本运作战略,既是为雷士照明长远发展作出战略布局,也是为现有全体股东实现股权价值最大化的安排。雷士在过去是行业头部企业,现在仍是行业头部企业,但我还要考虑其未来十年如何持续领先,不止在中国领先,而且要在世界领先。如果我是富人,我自己就可以来当白马王子,只是我的钱都砸在芯片梦了,所以只好请基金公司来做这个白衣骑士。”

     投稿邮箱:lukejiwang@163.com   详情访问大发排列5-排列5计划:http://www.cctt001.com

相关推荐